这才是我的世界 散文

这才是我的世界

这才是我的世界 于公谨 天空的太阳,洒落着阳光,在我的身旁,在地上,不断荡漾。看着没有尽头的路,还是有些模糊;这是那些若有若无的雾,在不断飞舞;虽然阳光穿透了它们的身体,可它们还是飘逸,在不断地泛着涟漪。淡淡的风,悠着几缕

阅读全文
 咖啡的味道——金惠散文特点拾零 散文

咖啡的味道——金惠散文特点拾零

咖啡的味道——金惠散文特点拾零 安徽颍上:罗会松 2005年,在一个全国有名的论坛上,接触了金惠的散文;不久又在一次颁奖典礼上认识了金惠本人。印象中的金惠美丽高雅。有一种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;着粉

阅读全文
   记忆的碎片,留下了情感的伤痛 散文

记忆的碎片,留下了情感的伤痛

记忆的碎片,留下了情感的伤痛于公谨 记忆的碎片,是人生里面的素笺,记录着我的足迹,也记录着曾经的失意,还有几分得意;却会没有经过我的允许,就开始不断展现着我的犹豫。并不需要夜深人静,那些情,就会不断扰乱了我的思绪,让我的

阅读全文
情感的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 散文

情感的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

情感的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 于公谨 听着寒风的歌曲,走着脚下的路,看着雪花踌躇。这是杨花的飘絮,也是心中的思绪,有些凌乱,经历着岁月的冷寒;也有些碎,并不是简单地因为酒醉。在雪落的缝隙间,总是可以看见,心中的涟漪,不断落

阅读全文
 夜里的睡眠,有些不安 散文

夜里的睡眠,有些不安

夜里的睡眠,有些不安于公谨这几天,夜里的睡眠,有些不安,辗转之间,会看朦胧的虚拟空间,在不断盘旋。想要就这样走出去,想要拨开夜里的雾,只是拨不动,是脚步的沉重,也是思绪里面的轻松?不远处的门,还是那样掩着夜色的深沉。这并不是

阅读全文
 我的警察父亲 散文

我的警察父亲

我的警察父亲我的继父是一位警察,一位令我们儿女终生难忘、爱戴和感恩的警察。父亲走了,带着无怨无悔和眷恋走了,离开了他所有亲人和战友,还有他忠于奉献的公安事业。父亲是一位从农民家庭中走出的硬汉子,是党的培养和磨

阅读全文
 我只不过是她网中的一条鱼 散文

我只不过是她网中的一条鱼

我只不过是她网中的一条鱼核心提示:红和以前的男友分手后,于是就选择了我,当我用全部的爱来弥补她心灵的创伤时,她最终又选择了别人。倾诉人:晨钟(化名)男,38岁采写人:刘国美情窦初开红是我的同事,又和我一个单位,她在核算室,我

阅读全文
    偷窥 散文

偷窥

偷窥夏天的一个晚上,我和妻子晚饭后边闲聊边漫步,正巧路过儿子的辅导教室旁边,我和妻子都不约而同地朝着儿子的教室窗前走去。从外向内望去,发现了儿子正坐在教室里。因为天黑,老师和同学们都没有发现我们,包括我的儿子。

阅读全文
 绝唱 散文

绝唱

元宵节那天夜晚,庄里的孩子们争相放着花筒。五彩缤飞的烟灰和劈哩啪啦的炸响,吸引我走出家门。当我站在庄动的小石桥上看见无垠的天幕下,一轮又大又圆玉盘似的明月已上柳梢头时,触景生情,爱唱歌的我,情不自禁地放声唱了起来

阅读全文
我怀念那时候的过年 散文

我怀念那时候的过年

  1   退回去几十年,在我们乡下,是不把阳历年当年的。那时,在我们的心目中,只有春节才是年。   这一是与物质生活的贫困有关——因为多一个节日就多一次奢侈的机会,当然更重要的还是观念问题。   春节

阅读全文
榆树下的童年 散文

榆树下的童年

春来大地复苏,景象一新,特地选了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日带孩子去植物园踏青。散步时偶然抬头,猛然间看见前面一棵高高的榆树上,开满了翠绿的小花,一团团,一簇簇,绿成一片,久违的榆钱儿饱满地挂满树枝,在阳光下闪着亮晶晶的光芒,在

阅读全文
左转右转(王为璋散文十篇) 散文

左转右转(王为璋散文十篇)

一、左转右转(571)    文/王为璋   三岔路口,是左还是右呢?玉林犹豫了。   左边是母亲家。右边是恕智家。    说起来恕智和玉林是铁哥们,也是敌人。因为他俩和梅是三驾马车,是从小学一直同到高中的铁三角

阅读全文
又到八月中秋时 散文

又到八月中秋时

又到八月中秋时 阴历的八月,月亮圆了,又到了中秋时节。晚上,寂寞如蟾宫里的嫦娥,我,一个人,坐在电视机前,吃着月饼,看钓鱼岛争端的新闻。这些天,我一直关注钓鱼岛事件,不怕有人说生就吃地沟油的命,操的是国家大事的心,可是,我的心

阅读全文
  乡村喇叭声(散文六篇) 散文

乡村喇叭声(散文六篇)

乡村喇叭声每当我打开收音机,听着新闻、听着歌时,就会想起乡下的高音喇叭,这是30年前的事,那时乡下很穷,无线电还没普及,能买起收音机的家庭很少。听听新闻,听听歌,只能靠高音喇叭,从公社到每个大队、每村每户都按上了小喇叭,

阅读全文
试跳伞(散文) 散文

试跳伞(散文)

试跳伞(散文)伞降地面动作训练是下到老兵连以后才开始进行的,而在新兵连训练的内容多是队列和轻武器射击。伞训强度很大,一天训练下来,身上的内衣全都湿透。从新兵连下到老兵连已经4个多月,甩掉棉衣的战士穿着绒衣绒裤在练

阅读全文
 风景曾谙,流年谁换(两篇散文) 散文

风景曾谙,流年谁换(两篇散文)

风景曾谙,流年谁换 天空中几张单薄的纸鸢还在浅浅勾勒着我渐行渐远的童年。曾经的欢乐像坐上了倒转流年的四季列车。一遍遍数着窗外的花开花落,终于在这一个下着淅沥小雨的夜晚翩然而至。   世界陷入沉默,一直绵

阅读全文
 35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