桔乡情 散文

桔乡情

桔乡情作者:罗学玲 常想给我的故乡写点文字,却终究没写出一篇像样文章,是我太深爱?还是我怕稚嫩的笔描写不好她?不知何故?总有种冲动想写点什么?又不知从何下笔! 初冬,因送继父最后一程乘机赶回故乡,烟雨蒙蒙,我能呼吸潮湿、新鲜

阅读全文
   桃花依旧笑春风 散文

桃花依旧笑春风

桃花依旧笑春风于公谨岁月的长河,从来都是保持着沉默,不可能会因为我而改变,也可会因为情感,而有所迟延。雪化了,冰销了,春风在漫步,在走着路;桃花露出了笑靥,花瓣在风中摇曳。而你的容颜,与这些美丽一起烂漫,慢慢走来,让我的心

阅读全文
夏月葵花向阳开 散文

夏月葵花向阳开

夏月葵花向阳开 安徽 张坤 夏三月,是向日葵的天下。这时的向日葵花开的热烈而张扬。 在炎炎的夏日季里,当一轮红日从东方地平线升起,盛开的葵花盘儿迎着太阳慢慢开始向西转动,直到日薄西山,葵花才停止了转动,在夜间又悄

阅读全文
 我的初恋 散文

我的初恋

我的初恋阜阳作家:邢克铭 我高中毕业那年,靠关系到大队刚组建的农科网出任会计。农科网下辖农业组,饲养组和铁木业组。这三个组的经济大权一并归我掌管。在社员们的眼里,我年纪轻轻就要职有职要权有权,整天南集买北集卖,吃

阅读全文
等候一朵梦中的花开 散文

等候一朵梦中的花开

等候一朵梦中的花开文/贾咏梅(笔名:婉儿)小草,开出了几朵蓓蕾。若田野里一片片紫色的小花,点点如星。 放眼望去,山川遍野春意浓浓。含苞欲放的花蕾挂满了枝头,鼻息之间溢满了花草的芳香。 娇羞的花朵,若那少女红唇带露般,让人

阅读全文
 艾草幽香保安康 散文

艾草幽香保安康

艾草幽香保安康安徽 张坤 申金贤 对于艾草,我一直怀有一种特殊的感情。这感情里既有对艾草的喜爱和颂扬,但更多的是敬畏和赞叹。 艾草是极普通的,它在我的家乡随处可见。千百年来,幽苦的清香一直氤氲、萦绕在民间的烟火里

阅读全文
 生活如海 散文

生活如海

生活如海于公谨 不知道是否是挣扎,还是岁月对我的回答,我的心在不断迷离,我的记忆,在不断落下足迹。这是一个时间的走廊,却悠动着我的思想。慢慢地舒展着心中的情感,让日子开始蔓延。不知道什么时候,我学会了忧愁;也不知道什

阅读全文
父亲的“教鞭” 散文

父亲的“教鞭”

父亲的教鞭刘国美春天到了,沟河岸边,轻风吹,杨柳佛,碧波荡漾,莺歌燕舞。每当我亲近这些风景如画的大自然时,都禁不住用手去拂摸一下菁菁的柳树,因为我对柳条有着特殊的情感。 那是一个贫困和落后的年代。小时候,我们学校

阅读全文
傅店处处是风景 散文

傅店处处是风景

傅店处处是风景安徽诗人作家:傅友君 风景的红砖垒起了傅店的高楼大厦,傅店的高楼大厦又滋养着一道道风景。  走进傅店村庄,最动人的是那一簇簇风景。驻足傅店,最耀眼就是新建的龙潭街,,还有正在建设的32栋每栋17层的傅

阅读全文
                乡贤——傅友君 散文

乡贤——傅友君

乡贤——傅友君闫学红 与其说傅友君是知名诗人、知名作家和高级教师,倒不如说他是个乡贤。 说傅友君是乡贤,一点都不为过。他造福乡邻,乐施好善,仗义疏才,德厚博学,孝老爱亲等。著名作家梁如云先生傅友君是同

阅读全文
 屋后的野枸杞 散文

屋后的野枸杞

屋后的野枸杞 安徽 张坤 枸杞是现在有名的保健品,日常生活中很多人都喜欢吃一点。人们都说枸杞还是宁夏产的好,那里的枸杞最正宗。其实在我心里,我老家屋后的野枸杞才是最好的。 我老家的土屋后面是一条沟,沟坡上长了好

阅读全文
     这才是我的世界 散文

这才是我的世界

这才是我的世界 于公谨 天空的太阳,洒落着阳光,在我的身旁,在地上,不断荡漾。看着没有尽头的路,还是有些模糊;这是那些若有若无的雾,在不断飞舞;虽然阳光穿透了它们的身体,可它们还是飘逸,在不断地泛着涟漪。淡淡的风,悠着几缕

阅读全文
 咖啡的味道——金惠散文特点拾零 散文

咖啡的味道——金惠散文特点拾零

咖啡的味道——金惠散文特点拾零 安徽颍上:罗会松 2005年,在一个全国有名的论坛上,接触了金惠的散文;不久又在一次颁奖典礼上认识了金惠本人。印象中的金惠美丽高雅。有一种增之一分则太长,减之一分则太短;着粉

阅读全文
   记忆的碎片,留下了情感的伤痛 散文

记忆的碎片,留下了情感的伤痛

记忆的碎片,留下了情感的伤痛于公谨 记忆的碎片,是人生里面的素笺,记录着我的足迹,也记录着曾经的失意,还有几分得意;却会没有经过我的允许,就开始不断展现着我的犹豫。并不需要夜深人静,那些情,就会不断扰乱了我的思绪,让我的

阅读全文
情感的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 散文

情感的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

情感的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 于公谨 听着寒风的歌曲,走着脚下的路,看着雪花踌躇。这是杨花的飘絮,也是心中的思绪,有些凌乱,经历着岁月的冷寒;也有些碎,并不是简单地因为酒醉。在雪落的缝隙间,总是可以看见,心中的涟漪,不断落

阅读全文
 夜里的睡眠,有些不安 散文

夜里的睡眠,有些不安

夜里的睡眠,有些不安于公谨这几天,夜里的睡眠,有些不安,辗转之间,会看朦胧的虚拟空间,在不断盘旋。想要就这样走出去,想要拨开夜里的雾,只是拨不动,是脚步的沉重,也是思绪里面的轻松?不远处的门,还是那样掩着夜色的深沉。这并不是

阅读全文
 46    1 2 3 下一页 尾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