薛明章:玉兰花开香满院(散文)

日期:2024-05-20 19:02:19 编辑:hd888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        我所在的阜阳市颍东区老年协会院内有几棵白玉兰树,枝繁叶茂,参天挺拔,四季绿叶盎然,粗壮的就像一位壮年男人,正当年富力强,充分展示着它的豪迈之美。
        立夏过后,玉兰花竞相开放。玉兰花分白玉兰、紫红玉兰,黄玉兰。花开数朵,单表一枝。我最独爱的就是白玉兰。我悉心观察过。玉兰花开是一个渐进的过程。先是有一个个花蕾,就像棉花的花苞,青翠欲滴,慢慢在叶间展开,不几日,花蕾裂开,慢慢舒展,露出叶片,花芯就像蝴蝶的须子,在阳光、空气、晨露的滋润下,完全绽放,由淡黄色逐渐变成鹅黄,再变成纯白色,洁白如玉的花朵在微风中摇摆,在绿叶间游动,像刚出水的荷花,妖艳多姿,美不胜收。又像一朵朵蘑菇云笼罩在玉兰树的青枝绿叶之间,玉兰花芯成了一个圆锥形的青色小球,牢牢地坐在花叶里,野蜜蜂在花间舞蹈跳跃,蝴蝶也飞来凑热闹,一只只小鸟飞来飞去,鸣叫着清脆悦耳的歌声,让人赏心悦目,顿觉身心舒畅,就像喝了一壶老酒,梦幻般的陶醉。
      满树玉兰花有含苞待放的、有刚生出嫩苞的、也有半开半闭的、完全张开的,点缀的玉兰树就像一个爱打扮的美少女。清晨,几棵白玉兰就像披上了一袭薄纱,阳光轻拂,蓝天下的朵朵玉兰花,好似流水的白云,在高远的天空中演绎着童话般的故事。此时的玉兰树伸展着枝条,宽大的绿叶上捧着一朵朵洁白如雪的花朵,似珍珠玉器,大概玉兰花就取决于洁白无瑕的白玉,晶莹夺目,毫无顾忌的绽放在硕大的绿叶之间,每一朵花瓣都凝结着精气神,亭亭玉立,袅袅身姿,风度翩翩。白玉兰的雅韵高洁,这不仅美化了办公环境,更重要的是使人开心快乐。我们老年协会在二楼办公,码字看书累了,我爱在走廊里走动,从东到西走十个来回,大概有两千多步,等于锻炼了,走一会,就停下来欣赏玉兰树,玉兰树有三个楼层高,枝蔓伸展到走廊边,一伸手就可以摘取枝叶花蕾,我不想图自己的心悦,破坏它的美容,这要是在年轻时,我肯定要爬树摘花,一展风采。面对繁花叶茂的白玉兰树,享受着扑鼻的香味,浑身上下有一种轻松感。心情立马好了起来。尤其是最近有一场病,我把啥都看淡了,啥都放下了,什么金钱荣誉,忧愁烦恼、爱和恨统统都没有了,人生在世,生不带来,死不带去,人死如灯灭,灵魂升天,啥都不是你的,还是活一天算一天吧,找点开心,找点快乐,只要身体好,啥都不是问题,正如妻子的微信名——开心就好。
      玉兰树和院子里的几棵青松遥相呼应,与花池里的月季花、蔷薇花、紫色的楝树花构成了美丽的画卷,把整个办公大院装扮的美轮美奂。白玉兰虽没有月季花、牡丹花红艳、也没有荷花美丽,可它冰清玉洁,四季常绿。春天是百花开放的时节,白玉兰也不示弱,粉墨登场,和百花比美。夏天,更是绿树成荫,巴掌大的叶片把折射的阳光遮挡在外,我常常喜欢在树下乘凉,凉风习习,吹得我头脑清醒,心情舒畅,回到电脑桌,灵感袭来,“刷刷刷,”一气呵成,一篇文章很快就出来了。有小雨的时候,屋里闷热,感觉空调风不如自来风舒服,我就搬把椅子到玉兰树下看微信,翘着二郎腿,喝口茶,那真是游本昌的“衣儿破帽儿破,身上的袈裟破”的生活。一阵风吹来,雨洒满全身,迷迷糊糊,才觉自己做了一场梦,搬椅回屋,又提起了码字的兴趣。秋天,万木花草凋零,老树昏鸦、落叶纷飞,玉兰树依然绿枝招展,随风起舞,沙沙沙,呼风唤雨,一场场秋雨、一阵阵秋风、丝毫不能摧毁它钢铁般的枝叶,虫子冬眠了,残荷在水面上漂浮,残败的秋景就像一位年迈的老人走进暮年,唯有玉兰树还与青松翠柏比美。冬天,北风呼呼,大雪纷飞,一场一场的雪,冰冻三尺的严寒,一树的雪花冰锥,没有把玉兰树打倒,倒有牛乳般的洗礼,一次次的浩劫,玉兰树更加英姿焕发,仍然不减春夏的风姿。鸟儿愿意在绿叶间追逐嬉闹,放歌跳舞,晚上栖身在枝蔓间,安全越冬。
       当下正值五月,皖北大地风景如画,月季花作为阜阳的市花,随处可见,红了皖北大地、红了阜阳市容,玉兰花也栖身在百花丛中,阜阳成了花的世界、花的海洋。
       满院的玉兰花香扑鼻而来,让人愉悦,让人痴迷......。我爱玉兰花,因为它洁白高尚,我赞美玉兰花,因为它不畏严寒,不为五斗米而折腰的精神。
               编辑:傅友君
 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