父亲的“教鞭”

日期:2019-03-14 22:20:53 作者:hd888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 


父亲的“教鞭”

刘国美


春天到了,沟河岸边,轻风吹,杨柳佛,碧波荡漾,莺歌燕舞。每当我亲近这些风景如画的大自然时,都禁不住用手去拂摸一下菁菁的柳树,因为我对柳条有着特殊的情感。

 

       那是一个贫困和落后的年代。小时候,我们学校教室里的课桌是用泥巴垒起来的,凳子是自己从家中带来的,唯一的木制黑板还是可以随便搬运的。虽然我们学习条件艰苦,但是我们是快乐的,也许是孩子们的天性吧,反正我们每天都无忧无虑地成长着。

我的父亲是一位光荣的乡村人民教师,中等个儿,身着朴素,见人时脸上总是带着笑容,给人印象和蔼可亲。父亲也是我们小学三年级班的班主任,平时在上课时手里除了教课书外,还经常拿着一样东西,那就是用柳条做的“教鞭”。父亲的“教鞭”长约一米,粗约手指,父亲之因为上课时带着“它”就用“它”的作用。开始我们这些学生们还不理解,后来我们就逐渐地读懂了“教鞭”的含义。每当父亲在黑板上写完字时,总是把手高高举起,拿着“教鞭”指向每个字体、每个拼音教我们,这样既让我们看得更加清楚,又能代替他手指伸不到的地方,我和同学自然而然地就喜欢了父亲的“教鞭”。

 

       但是,父亲的“教鞭”对我来说还有更深刻的理解。有一天的上午,全校都下课了,同学们玩得高兴时就上演了一幕“恶作剧”。我们班有几位同学把木黑板抬下讲台,挡住教室的门框,让教室外面的学生进不了教室,我当时也在教室内,但没有动手参与挡门,过了一会儿,上课铃响了,其他班的同学很快都跑回了教室听课。唯有我们班的教室门被挡住,所以部分同学只好站在门外,谁知这节课是我父亲代替另一位老师上课。同学们一看老师来了,就赶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,我父亲把黑板又重新放回了讲台上。

 

       他没有立即责备其他同学,就把我叫到讲台前,让我面向全班学生。“跪下!”父亲走到跟前严历地对我说。我跪下之后,父亲就用他平时使用的“教鞭”朝着我的头、背狠狠抽打几下,我被打得十分疼痛,于是就哭了起来,哭得很伤心、很委屈。我不知道身为教师的父亲为什么打我?全班同学都被父亲的粗暴举动震惊了,一个个目瞪口呆。过了一会儿,父亲责备地问我,“刚才是不是你叫别的同学把门挡住的?”我坚定地回答说,“不是我,我没有动手,也没有动口让他们挡住门。”一位前排的女生胆怯地站起来为我证明说,“老师,我没有看见刘国美同学挡住门。”一片沉默之后,父亲开始上课了。这堂课,同学们听得特认真,除了父亲的粉笔声,整个教室内鸦雀无声。

 

       下课玲声响了,终于下课了,父亲离开教室后,同学们争先恐后地将我扶起,当时我的双腿已经跪得又麻又疼了,有的同学还为我拍去了膝盖上的尘土。

当年,由于我年幼无知,对父亲“特殊”的教育方式不能理解,后来,我渐渐明白父亲为何如此行为,这与他平时对我们做儿女严格家教不无关系,要求我们做人做事要学会以身作则,责人先责已。

 

       父亲英年病世,转眼间已有40多年了。每当春天来临,柳树发芽时,我都情不自禁地想起我的父亲,都会联想到父亲的“教鞭”。 现在,我对父亲的“教鞭”有了更深刻的理解和注释,“教鞭”它不仅用来教育我们怎样识字,而且还用来鞭策我们怎样做人。

 

       父亲,您对我们的爱我会深深地、永远地珍藏在心底,永远难忘。


 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