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一个陌生少女的故事

日期:2019-02-06 19:41:34 作者:hd888 浏览: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

 
初夏的一天,天不作美,下起了大雨,在泉河大桥下的河岸边,我正专注地钓鱼。
离我不远处也有人在钓鱼,其中有一位约40岁左右的男人和他的孩子,旁边还坐着一个16岁左右的少女,我以为可能是他们一家子吧 !
约过了半个小时后,男人和孩子收起鱼杆走了,唯独这位少女没有走。雨淅淅沥沥地一直下着,少女呆滞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过水面。她好像在思索、在犹豫?这时我的鱼钩开始上鱼了,起杆之时我终于钓上了一条鲫鱼。欣喜之余,突然,少女的起身使我转移了注意力,我发现她走向雨中,步履是那么的沉重、那么的徘徊。一种不详的预兆涌上了我的心头。“喂,你为什么不和你的爸爸一起回家,还要淋雨呀”,我急忙用话语打断了她的思路,阻止了她的行为。“你是对说我吗?”少女转过头来反问我。“是的”我点了点头。“他不是我爸爸,我的家不在这里”,她低声地回答说。她的回答出乎了我的意料,为了弄个究竟,我把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到她的身上。接着问,“小姑娘,你从哪里来,家在哪里?”少女犹豫了,一时沉默不语。片刻,我走到她身边,更加仔细地观察她的一言一行。只见她身穿一件仿佛从没有洗过的薄棉衣,裤子很脏,俨然是一个不太讲究卫生的人。她突然说,“我是被人骗了,我不想活了!”她话语中透露出伤心和绝望。夏雨淋湿了她的发丝,此时挂在她清瘦的脸颊上显得苍白而黯然失色,让人看上去十分怜悯的样子。“如果相信我,可以告诉我你发生了什么事,或许我能帮助你?”我一再追问。这时,我从她的眼神里看出了她的欲出的泪花。过了一会,她终于坚强地向我说出了一段令人震惊的事实。她说,她家是农村的,家中有姐姐和弟弟,父母都是农民。她和姐姐都正在上学。有一天,她的一个远房亲戚来到她们家,和她的父母商量,说城里有一家亲戚需要找保姆,家中条件很好,工资也很高。在她的花言巧语中,父母犹豫了很长时间才答应。毕竟是亲戚介绍的工作。这就样我失学了,离开了我亲爱的同学和老师。这是我有生一来第一次离开我的农村老家,从没有走出远门的我初次来到这个花花世界中的城市,一切都是显得那么陌生和孤独。每天看到除了高楼大厦和宽阔马路外,其他的就是人多了。我的这个亲戚,她把我带到了一个我现在都不知道的楼道院内。还多次交待我说,“一定要听话”等一些“关心”的话。之后几天里,我再也看不到这位亲戚的影子了。我十分想念家和亲人,哪怕渴望能碰到一个熟人,其实这种渴望是不可能实现的。我后来知道我被这个所谓的亲戚拐卖了,整天被人看守着,不能走出院子。我最怕的是晚上和黑夜,因为那些臭男人都会让我做“三陪”,我在被迫之下无奈失身了,巨大的痛苦和创伤使我对社会和人类充满了仇恨。
一个星期过去了,看守我的人渐渐对我放松了警惕。我终于找出机会一口气跑了出来,不知跑到哪里才能落脚。在逃跑中,我既担心又害怕。害怕他们找到我,会打死我,反正我一直跑一直跑,直到跑到了这个河边。其实,我也不知道这里会有条河。跑到了大桥下,来到了河边,当时我就想投河自尽算了,不想活了,也没有脸见人了。当看到有人在这里钓鱼时,我想再等一会,钓鱼人走了,我就……说出这句话时,她已经泣不成声了。我全部明白了,当我得知事情的全部经过后,顿时觉得面前这位少女是多么的可怜和无助。
我非常理解这位少女当时的处境,在我的安慰下,她激动的情绪稳定了下来。我得想方救她回家,于是我收起鱼杆,准备离开这个河边。为了不让她的“老板”发现,我把自己的外衣脱下给她披上,太阳帽给她戴上,而且把帽盖压的很低、很低。就这样,我骑自行车带上她就先回到了我家,让家中阿姨给她做了饭,她吃完饭后,我就联系单位的领导,请领导给我派出车辆送她回家。得到领导同意和支持后,由单位保卫科的同事陪同前往把这位少女送回家。从少女那里了解到,她的家离城市很远,大约有一二百里,少女不能详细提供家中地址,也不知回家所走的线路。我们经过几个小里的颠簸和询问,终于找到少女的母校,见到了学校的老师和同学,还有和她同校的姐姐(在学校我们隐瞒了她被骗的事实),后来,我们经过多方联系又和她的父亲得到通话。约一个小时后,她们父女相见,少女抱头痛哭。
天渐渐暗了下来,天空由阴转晴,当我和同事们返回这座城市的时候,已是华灯初放,繁星点点,我们没有感到疲惫,也没有感到饥饿,也许,有一种力量,有一种精神在支撑着我们。
时光飞逝,转眼间时过四年,我仍不知道这位少女地址和姓名,我也不想知道,因为,我不想让这件伤心的日记再来侵入我对这座城市美好的回忆。
抬头再重新审视这座繁华的都市,高楼大厦,宽阔马路,人来车往,川流不息….一切都是那么平常且又不平常。
 

支付宝转账赞助

支付宝扫一扫赞助

微信转账赞助

微信扫一扫赞助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